司各特路137号

琐屑

人类是群居动物,我不是

作业

荟十三四小可爱之首,吉吉!
对,就是那个啊呜一口害得我跑医院的小白眼狼
是个小话唠,平时不怎么出来,这几天下雨潮潮的反倒总能见到他

买了肉粮喂楼下的猫,突然有一只扑过来咬我一口,颠颠儿跑去打针,嗯,下次还喂。

四只猫俩灰褐梨花,其中一个肚皮和爪爪是白的,一只纯黑,一只奶牛花色,要数那只黑猫最凶,小没良心的,指尖都让你咬流血了。

于是本来就没什么口腹之欲,这下好了,葱姜蒜不吃,牛羊肉不吃,发性的不吃,辛辣的不吃,海鲜不吃,茶、咖啡和汽水不喝,含有咖啡因和茶多酚的不碰,加上早睡早起锻炼身体,简直是佛的一匹。

连着拍胸透ct加打针统共跑出去五六趟了,加上贪玩儿去看电影,算算加起来也有七八趟,原来还担心到了医院晕头转向,谁知心大了连带着脸皮也颇厚,一路走一路问,完了事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渐渐发觉了独处的好处,比起在人群里畏手畏脚照顾别人的想法,这简直是逍遥自在,打心底里美滋滋。耳机一带放上歌咱就不在服务区了,任谁也别打扰我(当然母上的电话和快递小哥除外)。

觉得校园绿化面积大真的是好得很,桂花谢了还有石蒜可以赏玩,连麻雀都不带怕人的,可见杂七杂八的鸟看着虽然看着好吃,到底没人逗它们玩儿。

楼下的四小金刚就不一样了,原先都是话痨,许是路人见到就“喵喵喵”的逗,现在可好,我这个衣食父母到跟前了都没猫理我,呜呼哀哉!

大学开学一周了,室友很好,日子忙忙碌碌到处跑,一天两万步倒是锻炼身体了。

有时间就出去遛弯,七千亩的校园名副其实,很耐逛,其实是不敢闲下来,没人聊天也没事做,刚开学不知道该做什么,没有固定的时间表连日常规划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隐隐约约透出一股茫然来。风景园林专业嘛,又是农业大学,绿化好得很,到处看看景学习学习也算是务正业。

半夜胸口闷,醒了,觉得喘气费劲,右胸有点疼,翻来覆去听着室友睡梦中翻身的声音,觉得脚凉,找了双袜子穿上,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了。

今儿体检,想起来小时候抽血血管太细,人又干瘦干瘦的,一管血都凑不上,简直让大夫头疼;好在现在没这种状况了。偏偏折在胸透上,状况大概不太好,问我是不是在咳嗽或得过肺炎,我只好摇头。不知是个什么状况,想起来前一晚睡觉时胸闷多少有点郁闷,不过想也没用,干脆踏踏实实卷好铺盖发一场大梦,第二天起来活蹦乱跳,又是一条好汉。

今天同学会,稀稀拉拉来了大半班的人。

觉得假期里无几乎人问津的浇浇花读读闲书没劲,扎到人堆里听聊天还大都听不懂,就觉得还不如在家待着。人多的地方总是教我难受,不想笑也不能绷着,还被揪住拍照片发到群里——我恨群聊,我最怕拍照片。

我总觉得谈对象忒累,这些年蛮享受单身狗的身份的,如今后知后觉发现两对儿身边的人成了,觉得心里难受,告我一声又如何?

我找你聊天你不理我,你说点什么我秒回,两三次过后我如何不难过呢。到底是和砖爷闹掰后淡了。我懒得琢磨人心思讨人好了,也罢了。

趁没人注意溜了。聚餐吃的火锅,挤在角落里几乎夹不到菜,胃里空落落的。下午有事,办完事过了饭点,胃隐隐约约的疼。

大概和砖爷再也熟不起来了,互相帮着加菜,心远的很。从前是我错了,你说了绝交也退出彼此的生活了,就算有缓和的余地,突然给我加菜,也太突兀了罢。我能如何?像个六岁小孩一样擎等着吃?我可以拒绝你的好意,可那么多人在呢。现在我真的累了,算了吧,放我去浇花遛  鸟看闲书吧,反正等到开了学,花也没得养了。

你为何站饼渣

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他一出场,我便懂得了美人攻当是什么模样

自我们认识以来,我时常梦见你。

梦里我们走在明媚的海滩上,在异国邮局里挑选明信片,在梦醒时分别。

我很想念你,但是我不敢说。

我对着货架皱眉,心想芝士片加面包的价格似乎太贵了些,于是一双手替我选了瓶葡萄果酱,放进我的购物篮里。我回头,冲你傻笑起来。

你带我走上陌生的马路,我一会儿看街景,一会儿看地面上画的线。总是这样的,你拉着我说走吧,我就很开心的迈开步子。街上人来来往往,只有我们两个头发是黑色的。你说要坐车去校园里上课,说这里里校区很近。我答允了。你拉着我的手奔跑起来,我们狼狈的错过了班车。于是我们跑过街区,跑过小桥,跑过梧桐树。我们走在校区里,朝一个方向走去。

走到教学楼门口,我们却被人拦住了,他们也是黑头发黑眼睛,可是他们怎么能对你恶语相向,怎么能言行里尽是讥讽?你拉住我的手不让我上前,直视着他们应答如流。于是他们转身走掉了,走进楼里。

我气哭了,你闷闷的转过身来,眼圈红的,抱住我,把头埋在我的肩窝,这时我为自己比你高一点感到些许的欣慰。你还是哭了,抽抽搭搭的,声音很小。我僵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伸手一下一下抚着你的背,朦胧的发觉你还是从前一样的短发。

你不是说国外的理发店很贵,要把头发留长吗?面包和芝士片的价格怎么会是八十三块二呢?

梦该醒了。

于是十二个时区外的我醒了过来,坐到沙发上,对着窗外的雨发愁。好在都是梦,我细想着。前儿煲过电话粥,衣食住行都算顺心,室友也妥帖。你性子好遇事又很冲,讨人喜欢。就读的大学响当当的名气,找工作应该容易,加之你说要回来生活,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这些小心思我便不跟你讲了。

大不了挑个时间寄一些那边吃不着的零食,这就是全部我能做的了。我倒是想没事给骑士君买点猫粮,可你家的猫的猫粮比我的饭都贵,想来十年后等我有了只布偶,也是好吃好喝大爷一样供着。

苟富贵勿相忘啊,我的大吉岭茶你记得给我带啊这个不能忘的啊!!!

没了,想不出别的了。

致远在地球另一边的你。半个月后我也要拖着行李,跨越一千二百多公里去上学了。愿安好。